主頁 >  專家解碼 >  重性抑鬱症個案分享 | 看似有情已無情(上)

重性抑鬱症個案分享 | 看似有情已無情(上)

麥棨諾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布日期: 2022-02-23
重性抑鬱症

已一個年過六十的婦女來說,張女士真的「聽話」得過份。她的「聽話」可不止於日常生活的種種,連吃什麼、與何許人士見面,都言聽計從,我覺得,她似乎快要連走路都要徵求身旁一直步步亦趨的老公之意見,得到其首肯方能邁步。

整個診症過程中,張女士發言的次數不過五次,每次也只是「一句起、兩句止」,大部份的時間都是老公陳總代發言。期間我不斷找機會,務求使張女士有機會多說幾句,多表達自己的意見。只是,每當我想繼續追問時,陳總就會很自然地打斷我們的對話,然後繼續代言。傾談了大概個多小時,我忍不住請陳總到候診室,讓我與張女士有獨處的時間,但過不了十分鐘,陳總就按捺不住,一直在接待處踱步,眼光專注在我房門口,整個人就是散發著焦急不安的氣息,結果,我與張女士相處的時間,迅速被門帶點躁意的陳總打斷了。

重性抑鬱症

張女士患上的是重性抑鬱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此病屬於精神科上的「奇難雜症」,她長時間處於情緒低落的狀態,又用過不同類型的藥物,連較不為人認識的腦磁激治療,她也嘗試過,但仍沒顯著的效果。由於困擾的時間太長,張女士所承受的心裡負擔遠非我們想像之內,她纍纍出現自殺的念頭。陳總已經不止一次發現,她半夜偷偷起床,刻意避開陳總,企圖從家中的陽台跳下,縱然他怕自己睡得太深,發現不了,早已把家中的陽台邊緣佈置到寸步難行。想不到張女士尋死決心如斯強烈,兩天前,陳總發現她於半夜三點偷溜到距家幾分鐘步程的行人天橋,企圖跳橋,慶幸自己及時驚醒,中途欄截了。

張女士早已對治療不存盼望,與抑鬱症糾纏了差不多二十載,仍了無起息。她明言,要不是老公的堅持,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她早已在黃泉路上走。我隱隱地感覺到張女士對我有所隱瞞,我發現她一旦談及小孩子,表情會變得帶點不安,雖然只是眉頭皺一皺,嗓子變緊,但對長期情緒低落的張女士而言,已是種明顯的情緒變化。

(待續...)

 




📣📣📣 如你也想成為《專家解碼》的一分子,與healthyD讀者分享健康心得,或是有志於推廣公共健康教育的醫生或醫護界專業人士,歡迎電郵至healthyD@esdlife.com與編輯部聯絡。

9540次閱讀
Loading
icon_facebook icon_whatsapp icon_line icon_mail icon_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