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專家解碼 >  香港SEN系統(下) | 甚麼情況可獲得學校支援?精神科醫生講解4種SEN學生的特殊學習需要

香港SEN系統(下) | 甚麼情況可獲得學校支援?精神科醫生講解4種SEN學生的特殊學習需要

汪嘉佑
精神科專科醫生
日期: 2024-02-09

SEN系統-香港-特殊學習需要-特殊學習障礙-自閉症-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ADHD-精神病-精神科醫生-汪嘉佑醫生

SEN系統 | 有哪幾類SEN支援類別?

現時本港學校跟從教育局的指引,SEN支援採取三層支援模式的架構(three-tier model)。理念上,希望視乎嚴重性按需要提供支援。

跟據教育局於2020年更新的《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運作指南》,三層的內容分別為:

第一層的支援是及早識別,並透過優化課堂教學,及早照顧所有學生的不同學習及適應需要,包括有輕微或短暫學習或適應困難的學生。

第二層支援是因應學生在一般課堂學習或日常生活需要展示的學習及/或社適技巧,安排額外支援/提供「增補」輔導予持續學習或適應困難的學生,例如小組學習、課後輔導和抽離式輔導等。

第三層支援是為有持續及嚴重學習或適應困難的學生提供個別化的加強支援,即透過個別學習計劃(IEP, 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盡量規劃在三層支援下 環環相扣的支援。學校需因應學生的個人學習目標,提供一對一的加強訓練,並按學生的需要,在小組訓練(第二層支援)反覆練習及類化在第三層支援認識的技巧。

教師須在普通課堂 (第一層支援) 上提供機會讓學生練習及應用在第二及/或第三 層支援習得的知識和技巧,才能確保整體支援的效能。換句話說,當學生成為SEN系統中的學生,學校各老師都有責任支援他們。

SEN系統 | 甚麼情況才能獲得第二及第三層支援?

簡單的答案是:視乎SEN的類別及其對學業的影響。本篇文章的討論是以精神科工作中最容易接觸到的四類型SEN,分別是特殊學習障礙 (Specific Learning Difficulties, SpLD)、自閉症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 ASD)、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及精神病 (Mental disorders)。

SEN系統-香港-特殊學習需要-特殊學習障礙-自閉症-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ADHD-精神病-精神科醫生-汪嘉佑醫生

1. 特殊學習障礙 (Specific Learning Difficulties, SpLD)

讀寫障礙 (Dyslexia) 是最常見的一種SpLD。通常學童會最起碼接受第二層支援,當中最普及的是讀寫小組。讀寫障礙亦常與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同時出現,因此在學校裏同時出現學習及行為問題,屆時,可能提升到第三層支援。與其他的SEN種類不同,患有SpLD的學童接受訓練後,很大機會讀寫能力有相當大程度的進步,同時透過功課及考試的調適,如加時或讀卷,在考試中的表現可能與同學差不多,學校會考慮更改為第一層支援。

2. 自閉症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 ASD)

自閉症學童經常面對情緒調節及社交問題。通常最少接受第二層支援。一般會安排社交小組、情緒調節小組。若有脾氣問題,亦可參與憤怒控制訓練。執行能力問題與ADHD略有不同,但亦可接受執行能力訓練。有嚴重的情緒行為問題或自殘風險,或同時患上其他情況,校方會根據教育心理學家的意見考慮提升至第三層支援。若然情緒問題未因行為治療有所進步,社工及老師有機會徵求精神科醫生的意見,加入藥物治療或進一步轉介到臨床心理學家接受治療。此外,學校會視資源許可為家長提供訓練或教育。

3. 過度活躍症/專注力不足(ADHD)

患有ADHD的學生一般會獲得最低限度的第二層支援,通常包括功課小組。不過,ADHD學童所受的影響不止於徵狀本身,而是執行能力的問題。執行能力亦是個人自理、執書包、做功課、課堂學習及考試的關鍵。除學習問題外,有部份ADHD學童因衝動控制問題導致在課堂中「多嘴」及「斬斷歌柄」,擾亂課堂秩序及「發脾氣」,學校社工及老師可考慮提昇支援到第三層。若然出現這些問題,學校有很有可能會通知精神科醫生以調整藥物,亦有機會轉介至臨床心理學家接受心理治療或家庭治療,處理憤怒控制問題及對立性反抗行為。

4. 精神病 (Mental disorders)

一般去講,患有精神病的SEN學童最起碼會接受第二層支援。學業上常見的方法是小組教學。課後時,除社工的課後輔導或抽離式輔導外,亦會提供社交訓練,放鬆練習,情緒調節小組,這些訓練,大多數是在SEMIS登記獲資助從校外購買的服務。

考慮「升級」到第三層,常見的原因是: 1) 病情嚴重及反覆;2) 已經影響不同範疇的日常功能;3)出現風險行為,如自殺、暴力、長期拒學。去到這一步,通常學校就會事先詢問醫生及家長的意見,才會提升到第三層。故此,精神科醫生參與的程度一般會較高,除考慮藥物及心理治療外,精神科醫生有責任評估風險並為回校上課及病假提供意見。遇到拒學(school refusal)個案,精神科醫生亦會提供復課建議,按需要參與學校安排的跨職系(multidisciplinary)會議,與學校及家長溝通。

 




📣📣📣 如你也想成為《專家解碼》的一分子,與healthyD讀者分享健康心得,或是有志於推廣公共健康教育的醫生或醫護界專業人士,歡迎電郵至healthyD@esdlife.com與編輯部聯絡。

490次閱讀
Loading
icon_facebook icon_whatsapp icon_line icon_mail icon_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