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主頁 >  抗癌有法 >  生物標記助大腸癌治療走向個人化

生物標記助大腸癌治療走向個人化

cherryyeung
cherryyeung
編輯
2012-07-26 11:25:48

大腸癌已成為香港第二常見的癌症,它的威脅性僅次於肺癌。當大腸癌已擴散至其他器官時,病情已屬晚期,制定治療方案時更需小心謹慎。

生物標記助大腸癌治療走向個人化

大腸癌已成為香港第二常見的癌症,它的威脅性僅次於肺癌。當大腸癌已擴散至其他器官時,病情已屬晚期,制定治療方案時更需小心謹慎。
現時治療大腸癌有多種方法,包括手術、化療及近年出現的標靶藥物,醫生會根據患者的狀況及治療目標等,去靈活運用各種治療方案,例如當腫瘤尚小及並未出現遠端擴散時,便以切除手術把疾病根治;然而,當腫瘤已經擴散至其他地方或復發時,若不適合進行手術,便需要接受化療及考慮標靶藥物治療。
現時治療大腸癌的標靶藥物主要有兩種,包括「貝伐株單抗」及「西妥昔單抗」。這兩種標靶藥物的抗癌原理也不同——「貝伐株單抗」是透過抑制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EGF)的運作,阻止腫瘤血管生長,令腫瘤因缺乏養料供應而減慢生長;「西妥昔單抗」則是攻擊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令受體無法與刺激細胞增生的表皮生長因子結合,繼而控制腫瘤生長。
然而,同一藥物在不同患者身上產生的療效也可能有異,於是醫學界一直希望可以有方法去評估患者對哪種藥物有較好的反應,生物標記便是應付這個目的的工具。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游子覺醫生解釋,生物標記是能幫助醫生偵察癌細胞的類型、分子結構、生長特性及基因變異的物質,它有助醫生選擇合適治療,以大腸癌治療為例,KRAS基因便是主要的生物標記,這又與藥物機理有密切關係。
原來,當KRAS基因出現變異時,EGFR的運作便會亂了套或是「短路」,即使針對EGFR作出攻擊,也不能阻截癌細胞的增生。游子覺醫生以河流作為比喻:「針對EGFR的標靶藥物就像一道置於上流的堤霸,當截斷河水後,下游地區便會缺水;但若KRAS基因出現突變時,就像在河流中游加了大型製水廠,即使上游已有堤霸,下游也不致缺水。」抑制腫瘤血管生長的標靶藥物控制腫瘤生長的途徑,並沒有KRAS基因的參與,所以KRAS基因狀況並不影響其療效,目前亦找不到和它相關的生物標記。游子覺醫生總結:「倘若患者的KRAS基因沒有變異,兩種標靶藥物也適合選擇;但當患者的KRAS基因帶有變異,則只可考慮抑制腫瘤血管生長的標靶藥物。」

KRAS基因變異狀況與用藥選擇

 

KRAS基因沒有變異

KRAS基因出現變異

「貝伐株單抗」

適用

適用

「西妥昔單抗」

適用

不適用

不過,游子覺醫生強調,KRAS基因並非唯一一個影響治療方案的因素,患者的病情、治療目標、藥物副作用、患者的年紀及體質等,都會影響藥物的選擇,甚至是否需要加入標靶藥物,例如:
- 患者的擴散腫瘤只局限於肝臟,並有機會縮小至可以接受根治性手術時,便應進取一點接受化療加標靶藥物的綜合治療,當中尤以「西妥昔單抗」的治療數據較好;
- 倘若腫瘤擴散範圍廣,生長速度快,又或引致明顯徵狀時,化療加標靶藥物的綜合治療可幫助患者較快紓緩不適,保持生活質素;
- 患者也可根據標靶藥副作用來選擇。一般來說,「西妥昔單抗」會令患者面上長出明顯皮疹,相對之下,「貝伐株單抗」的副作用較溫和,較容易被患者接受。
由此可見,每位患者也可按其生物標記、病情及個人意願等,選擇最合適的治療。試想想,簡單如購買衣服也需按身型挑選,治療癌症般的大事豈可一刀切呢?

1374次閱讀

最高瀏覽
熱門搜索
編輯精選
Loading
icon_facebook icon_whatsapp icon_line icon_mail icon_pri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