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阮繼志

標籤: 二人三足 互相幫助 傷健人士 幸福 幸福人物 張家輝 感人故事 慈善 朱茵 阮繼志 電影編劇

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阮繼志

引人入勝的電影故事總是高潮迭起,情節跌宕生姿,但或許大部份人都只求一生平順;不望大富大貴,但求平靜安穩。著名編劇阮繼志(上圖右)的故事就如一齣戲,當中有驚險撞車動作場面,有溫馨感人場口,更有不少嚴重人物衝突。然而,人總要在事件發生多年後回望,才能夠真正體會,這到底是一個意外,還是上天給自己的考驗。

Text/Chanel

「當時年少氣盛,覺得自己咩都有,好似大地在我腳下一樣。」

香港電影在80年代的輝煌蓬勃,絕非如今習慣上網看戲的鍵盤戰士能夠輕易想像。當年身兼導演及編劇的阮繼志左右逢源,躊躇滿志,在電影圈內前途無限。不少燴炙人口的電影劇本如《倩女幽魂》、《黃飛鴻》系列等均出自他的手筆。回首當年,娛樂圈的確是個大染缸,晚晚都和一班朋友「喜愛夜蒲」,終於有一次在吐露港公路遇上車禍,送院後足足昏迷了2個多月。
「我覺得自己已經好好彩,受的傷其實不算好嚴重。」

從昏迷中醒過來後,阮繼志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才弄清楚自己發生了甚麼事。外傷固然令他的日常活動受到限制,但內傷亦同樣不容忽視。長時間的昏迷加上車禍導致的腦震盪,明顯讓他的思路變得緩慢,認知出現短暫的障礙。對於一個以往講求轉數快,活躍好動的導演編劇而言,打擊當然非常大。
「我的家人覺得我保得住命仔,一切都可以慢慢來;我自己卻很心急。」幸好在家人朋友的照顧和鼓勵下,他一步一步地重新站起來。雖然左腦受創導致右半邊身行動力稍遜,但熱血男子自覺每天要自強,於是堅持做物理治療和運動,試過每天走20幾層樓梯,期望活動能力盡快恢復,生活重回當初的軌道。當中,太太Cindy(上圖左)的出現,更為他的故事加插了一條感情線。
車禍後,阮繼志的手指不似從前靈活,字體較為凌亂,由於當時電腦打印技術尚未普及,創作的劇本需要再謄寫一次方能交稿。當時在醫院照顧他的護士小姐鄭艷春Cindy十分慷慨地答應幫助他。日夕相處中,阮繼志發現這位小護士內心的美麗,最終向她求婚,作出一生愛她的承諾。
他憶述起當年太太讓他很感動的其中一幕:「有一次我們外出時,馬路邊一輛快速駛過的車撞壞了我的步行架,我跌倒了,無法站起來。當時她二話不說,把我背了回家。」這種情誼勘比背負令狐沖上少室山療傷的任盈盈;看似嬌滴滴,卻是堅毅無比的女子;在那一刻,他說自己真的很想哭。
「娛樂圈好現實,一沉百踩,見你諸多不順,就覺得會一路衰落去。」

經歷苦難後,阮繼志體會到更多自身的限制和不足,稜角被磨平了許多,攝影機的鏡頭開始從自己身上,慢慢掃移到愛惜自己的太太和朋友身上。康復初期,阮繼志一心急於復工。現實的娛樂圈或許不願意停下來,等待他快步趕上;但真正交心的朋友,總是願意花耐性去扶持和等候這位劇壇才子。著名導演徐克,便是他其中一位「師父」。
師父提醒他,一個盲眼的小和尚若在夜間走路,必須提個燈籠,這燈籠不是為要照自己的路,而是讓經過的人看得見這小和尚,免得相撞。這提醒在創作和人際關係中撞得頭崩額裂的阮繼志,是時候要轉變心態,甚至在工作方向有所調整,做任何事之前,都應該先裝備好自己。
於是,阮繼志決心重返校院,修讀電影製作博士課程,現時亦擔任香港多家大專學院的講師,與年輕人分享電影製作的知識。與此同時也積極參與社會公職、義務和慈善工作;如擔任可持續發展委員會舉辦的「源頭減廢及可持續發展」互動微電影創作比賽評審,把自己的專業知識投放於惠及社會的各項活動之中。
[網路圖片]

後來阮繼志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了電影劇本《二人三足》,將自己和太太的故事搬上了大銀幕。飾演阮繼志的張家輝在婚禮上向飾演Cindy的朱茵說:「如果要我再次經歷這一切才能遇上你,我也甘心,我也情願。」

能夠以這一番說話為自己的人生做一個小總結,可見在他的心目中,這一個「意外」其實更似是上天給他的祝福。而這就是「幸福」。
7341次閱讀